伊朗高级指挥官遭无人机空袭身亡,部署反无系统的重要性
发布:2020-12-02| 浏览:467| 来源:本站
震惊世界的伊朗核物理学家遇袭事件刚发生不久,有外媒消息称又有一名伊朗高级将领遇袭身亡。12月1日,路透社援引伊拉克地方官员的话称,一名伊朗革命卫队指挥官在叙利亚和伊拉克边境遭无人机空袭身亡。


路透社报道截图


据两名伊拉克安全官员的说法,上周末,一辆载有该指挥官和另外三名护送人员的武装车辆在从伊拉克一侧穿越叙伊边境后遭到空袭,车上四人全部身亡,亲伊朗的武装帮助找回了尸体。

路透社称无法独立证实伊朗指挥官遇袭身亡,但当地军事和民兵消息源证实了这一说法。报道还援引地方官员的话称,他们无法确认这名遇袭指挥官的身份。不过沙特资助的阿拉比亚电视台报道称,有伊拉克安全部门的消息人士表示,遭袭将领是伊朗革命卫队高级指挥官穆斯林·沙赫丹(Muslim Shahdan),空袭由一架无人机发动,具体时间是在11月30日清晨或29日晚些时候。

目前尚无不清楚袭击的发起者是哪一方,伊朗方面也没有证实袭击是否发生过。近期,伊朗正同以色列在叙利亚一带进行激烈的角力。据路透社报道,上周以色列对叙利亚境内的叙利亚和伊朗的一系列目标发动空袭。

《以色列时报》援引以国防军司令的话称,以色列不会停止旨在阻止亲伊朗武装分子在叙利亚取得立足点的行动。匿名消息人士称,该军事行动的内容包括对同伊朗有关的目标及运送武器的车队进行上千次空袭。

伊朗则在上周发出了警告,称他们将结束以色列在叙利亚“打一枪换一地”式的军事行动。《以色列时报》称,以色列对叙伊边境的袭击并不多见。


今年1月,伊朗“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少将死在了美军的无人机空袭之下。11月,伊朗顶级核物理学家莫森·法赫里扎德(Mohsen Fakhrizadeh)又遭暗杀身亡。

对于伊朗科学家遇袭身亡一事,以色列方面有官员表态称“不知道”是谁干的,但伊朗方面认为“有重大迹象显示以色列对此负有责任”,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发声要求惩罚行凶者。11月28日起,以色列驻世界各国和地区的使领馆提高了警戒级别,加强了安保,世界各地的犹太人社区同时增加了安全措施。


未来战场反无人机作战特点:


随着科技的快速发展,无人机现身各个场合,战场上也不例外。军用无人机可用于侦查、精确打击、电子对抗等用途,在现代战争中的重要性逐渐提升。军用无人机具有隐蔽性好、效费比高等优点,在军事领域的应用越发受到重视,在现代战争中的地位和作用日渐凸显,可以广泛应用于战场侦察、通信中继、电子对抗、局部精确军事打击等诸多现代核心军事行动。为了满足未来信息化战争中的诸多用途,军用无人机将向着高空长航时、隐形、微型化、空中格斗化和平台通用化方向发展;多无人机相互配合、协同作战成为发展大趋势。反无技术也成为了各国的热点。

反无人机作战的特点可以概括为五个方面:


一、目标复杂多样,发现识别困难。信息化条件下,无人机目标复杂多样,大中小型、高中低空无人机系列化配置,可隐藏或机动于广阔的战场空间,暴露时间有限,而且往往移动迅速,作战行动的时间敏感性大大提高,使得反无人机作战中对目标的识别变得十分困难。尤其是在反小型和微型无人机时,目标不仅用肉眼难以发现,而且其噪声和红外特征也极其微弱,加之各种隐身材料、涂层技术的应用,很难被雷达及光学、声学探测器发现。此外,反无人机过程中,部分无人机的外形特征和材料运用十分相近,可搭载不同设备执行不同任务,仅通过雷达信号或外观特征,难以判断目标属性、行动意图和威胁程度,当空中出现大批量多用途无人机时,对目标识别判断更加困难,直接影响作战决策。战时,面对敌方的无人机编队,极易因判断不清、决策不周而采取盲目的防抗行动甚至误打错打,非但无法保护己方安全,甚至可能会落入敌人圈套,导致己方空防体系部署和雷达工作频率暴露。

二、作战力量多元,指挥协同复杂。未来战场上,单一的作战力量很难独立完成反无人机作战任务,须依靠诸军兵种联合和多种武器装备协同,才能发挥反无人机作战整体威力。反无人机作战不仅有各军兵种常规作战力量参加,而且还需要特殊力量的参与,如激光武器、动能武器等,呈现出力量多元的特性。要求各作战力量既能独立遂行作战任务,又能与其他作战力量联合反无人机,从而发挥更大的作战效能。同时,反无人机作战中指挥与协同的问题将更加突出,保持指挥与协同的不间断性、可靠性将更加困难,指挥与协同将十分复杂,如各种反无人机力量之间的指挥协同,各种反无人机作战具体行动之间的关系,主次方向之间的关系等。此外,应善于把握反无人机的作战节奏,确保各种反无人机作战行动的协调一致。

三、作战手段丰富,力求软硬兼施。在反无人机作战过程中,既需要生成和提升信息对抗能力来实现对目标无人机的“软杀伤”,也应注重发挥火力、突击力等传统打击手段,对目标无人机实施“硬摧毁”。在“软杀伤”方面,可利用电磁干扰欺骗,迫使目标无人机降落或坠毁,还可以入侵飞控系统,接管无人机操控;在“硬摧毁”方面,可采用强微波、激光、火力打击等方式毁伤目标无人机。在反无人机过程中,应综合运用“软杀伤”和“硬摧毁”等手段,构建形成层层抗击、布势合理的反无人机作战力量配系,形成一定的体系作战优势、先机制敌优势和火力打击优势。

四、作战空间广阔,强调跨域联合。反无人机作战的空间异常广阔,这个空间超越了传统的地理空间,拓展到包括电磁频谱空间和计算机网络空间等信息空间,甚至包括具有智能化特征的认知空间,双方的对抗界限趋于模糊。在反无人机作战过程中,各种力量将在陆、海、空、天、电、网等多域空间实施作战行动,各个领域相互支撑、互相依托,形成了多层次、大纵深、多维一体的反无人机战场空间。由于参战力量多元,各种力量可能先后或同时展开不同样式的反无人机作战行动,并且各种作战类型和样式紧密结合,其作战行动的多样性和跨域联合特征更为明显,既有“软杀伤”,又有“硬摧毁”;既有空中和海上反无人机作战,也有临近空间和地下空间反无人机作战;既有认知域的对抗,也有物理域的对抗等。

五、作战对抗激烈,注重反防一体。在反无人机作战行动中,敌我双方都有一些容易被敌攻击的要害,也都具备一些攻击对方要害的手段和方法。因此,在反无人机作战的过程中,应注意防护好自身反无人机力量的重心和要害,做到“反防一体”,既有助于指挥官夺取反无人机作战主动权,也有利于保持反无人机行动的锐势,始终掌握主动。一旦敌方控制了我方反无人机力量的重心和要害,很容易为其创造二次进攻的有利条件。在反无人机的初始阶段,应侧重攻击敌方无人机要害,之后,则侧重保护好己方的反击力量和重要目标。因此,反无人机作战行动中既体现了针对敌方的无人机进行反击的特点,也体现了对己方要害进行保护的特点。